公告版位

6666.png    

  城市其實是非常寂寞的地方,每一個小小的空間,囚禁著一個人。「囚」這個字,一個框框,裡面一個人,很象形的字。城市常使我覺得是重重疊疊的「囚」,高高低低的「囚」,前前後後的「囚」,「囚」變成了城市空間的基本單元。

  框框裡的人,想走出去,不在框框裡的人,卻想盡辦法,想擠進框框,好像擠進框框就安全了。

  《只為一次無憾的春天 蔣勳》

 




  就像每次踏進你的家鄉「台北」一樣,莫大的機場,群聳的高樓,我總無法在這找到一點歸屬。惟獨想到你,想到自己正處在有你記憶的城市,見你平常所見的情景,這才稍稍得以喘息。像和你擠進同一個框框,換得一點安慰。

  只是,即便我們都擠在這名為台北的框框裡,你的心是不是早已渴望著跳脫出去?


  『嘿~下班啦?』

  「是阿~快累死了!」電話那頭,他的聲音顯得很疲憊。

  『那等等趕快回去吃飯,泡個澡休息一下吧!』

  「我可能換個衣服就要出門了吧!」

  『你不是很累了?』

  「沒辦法~答應我乾弟要陪他去新光買衣服。」

  『是喔!那記得吃飯嘿。』

  「恩~我晚點再打給你,我要上捷運了。」


  電話那頭傳來捷運列車進站的嘟嘟聲,隨即我掛上電話。自從他回到台北後,我們每天會給彼此至少一通電話、內容多半是平凡簡短的關心;偶而也會聊上幾個小時傾吐近來身邊發生的瑣事。

  有時候,我們也會在即時通訊上說話,但多半是若有似無斷續地兩三句。森的週遭擁有不少圈內朋友,其中也包括那些他曾經交往過的男孩,還有一位我未曾見過的乾弟弟;他工作外的休閒活動多半是和他們一起進行的。


  「我等等要和我前任去吃麻辣鍋。」

  『哈,你們還真懂享受~昨天跑去吃芋圓,今天又吃麻辣鍋。』

  「不是!昨天那個是第二任,這個是第三任。呵呵!」

  『是你給我看的那個無名相簿白白、可愛可愛那個嗎?』

  「不是,那是第五個!」

  『痾~太多了啦!我完全搞不清誰是誰,哈哈!』

  「呵,這樣就搞不清,那加上其他的怎麼辦。」

  『還有其他的阿?這位先生你也真厲害。』

  「沒有啦~就一些也不能算是在一起過的!」

  『哈,好啦!快去吃吧,你不是餓了!』

  「恩~晚點再說囉。」


  對於森和那些我所不認識的男孩之間的互動,我從不多過問也從不疑心。一方面當時的森和我並沒有認定彼此已經是情侶關係,而另一方面,我也羨幕他和他們,即使分開了,還能維繫著這樣的友誼。

  那段時間,每天都能從他口中聽見他和那幾個男孩間的互動、關於那些男孩的個性和他們過去所發生的事情。我很開心,因為那樣我得以知道更多關於他的喜好,和那些自己來不及參與其中的他的過去。


  當時的我,即便和他相隔了兩個縣市的距離,仍感到安心且幸福。兩百多公里的路程彷彿一閉眼再睜開就能抵達,就能與他相擁。


  『喂~什麼時候再見面阿?』電話裡,我玩笑地說。

  「呵,你問強尼阿!看他什麼時候要回去,我可以撘他的車。」

  『不然~我上去也可以阿!只是怕你要上班。』

  「我喔~我週末都休假阿,是怕你上來要住旅館要花錢,因為我爸媽...」

  『我知道,你不好意思帶人回去讓你爸媽看到對吧?』我打斷他的話說。

  「恩阿,而且我現在沒有機車,來也不知道帶你去哪。」

  『恩,那樣的確很不方便!』

  「阿~不然我問我花蓮的朋友,他家好像可以住,可以的話我搭火車下去。」

  『嗯,那看怎樣你再跟我說。』


  後來,那個週末,森搭乘正午的班車下來花蓮。
  那天我礙於公事耽擱了,由森的朋友先將他接到那朋友的住所,等待我下班再和他們會合。

  下了班,我迫不及待地騎上車前往約定的地點。


  「嘿~你下班啦?」他走下樓接我,距離上次見到他已是兩個多月前的事了。

  『對阿,沒見過我穿西裝吧?』我笑著對他張開手。

  「喔~帥哥喔!穿這樣是要勾引誰?呵呵。」

  『我上班都要這樣穿啦!看我多有誠意,下班就直接過來了。』

  「對了,這是我朋友,他叫Jeff。」他說著,一個男孩從他身後走向我。

  『哈囉!』

  「哈囉,我們在等你,走吧!帶你們去吃飯。」那男孩說著,邊走向一台銀色轎車。


  隨即,我們到一間規模雖小、菜色和裝潢卻很雅致的餐館用餐。席間又加入了另一個男孩「小綜」,他也是森在花蓮的好友之一。




 

  



  用餐時,我們聊起彼此認識的經過、目前的工作和生活近況。餐畢,小綜提議去賞鯨,於是一夥人坐上車往觀光漁港出發。


  「哇!怎麼這麼多人。」一下車,森便望著眼前的人群驚訝地說著。

  『對阿,週末嘛!大部分都和你一樣從外地來觀光的。』

  「媽阿~誰快給我一把洋傘或防曬油,我快中暑了!」Jeff在一旁嘟嚷著。

  「才剛下車就要中暑喔~那等等上船怎麼辦!你這個嬌生慣養的貴婦。」小綜斜著眼說。

  「對~我是貴婦!哪像你這個騎單車裝一號的女人~」Jeff不甘示弱的回嘴。

  「好啦,兩位阿姨都不要爭了。呵呵!」森在一旁跟著起鬨。

  「對!我們都是阿姨,你都不是~不要以為阿仁在我就不敢掀你的底。」




  聽著,我和森相視笑了出來。那是我第一次感覺自己走進森的生活圈子,如此真實;哪怕只是一小部分,也已經足夠讓我感到開心。

 



  排隊上了船,我們選了船頂層面向海的欄杆座位坐下,我和森替彼此綁緊救生衣背後的安全帶。船頂層很擁擠,大夥都想選擇較高處、好眺望遠方隨時可能出現的鯨群,有些人甚至是抓扶著中央欄杆站立著。


  「好多人喔~這樣更熱了!」森擦著額頭上的汗。

  『恩,等等開船應該就會比較涼了!』我應和著。


  其實這樣的擁擠,我是開心的;因為這樣我才得以和他更靠近些。
  船兩側的座椅坐滿了人,每個人都是好不容易才攅到一點空間,手臂和手臂貼在一起的距離。在這樣的環境裡,即使有數十隻眼睛,我和森也能若無其事地依偎著彼此的身體;沒有人會查覺什麼異狀。

  沒多久,賞鯨船開始緩緩地駛向港外;迎面吹來涼爽又略帶鹹味的海風,森轉頭望了我一眼,我回以他一個微笑。

  「嘿~靠近一點!」他說著,舉起手中的相機。

  我把頭湊上前,靠著他的臉頰。他按下快門,相機銀幕上浮現兩個被風吹亂頭髮、傻笑著的男孩臉龐。

  「好醜~你看,我像是剛睡醒!真的是見光死耶。」他皺著眉說。

  『那再重拍,換個角度看看~』我說。

  我們一連拍了好幾張照片,即使森對其中多數成品都不滿意,對我而言又哪管得了那麼多,只要能多一張,我就能保有多一點和他之間的回憶。


  「喂~你們看!出現了,一大群耶!」小綜邊喊著跑向我們,船上頓時一陣鼓譟聲。

  「走~我們去下層船頭,看的比較清楚!」森收起相機,拍了拍我的手。



  我們走到船頭甲板上,遠處一群斑紋海豚正逐著浪飛快的穿梭在海面上。


  「哇~你看!超多的,一大群耶!」森指著遠方,臉上的表情像個孩子般興奮。

  『沒見過吧?這可是花東海岸才有的喔!』


  他拿起手機對著那群海上嬌客按下攝影鍵,小綜和Jeff忙著拍照,我則在一旁看著他們興奮的模樣。

  忽然地,一群海豚由船的左方直衝而來,越過船底倏地向右游去。船邊一陣波浪隨之而來濺起水花,騰空灑在立在甲板的每個人身上。

  船上頓時一陣驚呼,每個人趕緊擦拭手中的相機、攝影機,和身上的海水。
  森頂著濕鹿鹿的頭髮、渾身溼透地回過頭對我笑著;笑容和那時的太陽一樣燦爛,我幾乎要分不清楚映在我眼裡的光芒是太陽還是他。

  我走上前撥弄他被海水打濕的頭髮,走回船頂的座位。


  「呼~我衣服都溼透了!怎麼會忽然冒出來,呵呵!」他說著,一面擦拭著身體。

  『喂~』

  「嗯?」他抬起頭看著我。

  『這樣算不算我們第一次約會阿?』我問,和他相視笑著。


  約莫兩個小時過去,船駛回港邊,遊客們逐一下了船。
  坐上車,我們往市區的方向開去。

  一路上,森拿出面紙為我擦拭額頭和臉頰上的汗水,而我把手輕輕靠上他的手,一句話也沒有多說。


  那晚,我們一夥人在花蓮北濱一處海岸,聊著天直到夜深。
  森並沒有如預定的借住在Jeff家,而是和我找了間便宜簡陋的小旅館入住。

      我們再一次分享著彼此的身體。
      結束的時候,他癱倒在我身邊,任憑我輕吻著他的手臂、肩膀、胸膛、頸項和臉頰。

      「都是汗,臭臭的....」他邊說、把臉埋進枕頭。

      『才不會,我喜歡你流汗的味道。』我說,一面用手指在他背上來回輕觸著。

      「我流汗是什麼味道?」

      『我不知道,應該是笨蛋才有的那種。』

      「所以你喜歡上一個笨蛋囉。」他輕聲含糊地說著,像是快要睡去。

      『也許吧。』我說,伸手將他環抱住。

      那晚,也許我們都累了,也或許是他的氣味太過安穩,我們就這樣擁著彼此,得到一夜好眠。


  我發現自己迷上他睡覺時的模樣,安穩地、沉靜地、純真地。
  我喜歡他身上的氣味、皮膚的觸感。

  也發覺,自己已經愛上了他,越漸深沉卻也越漸清晰...

 

....(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r.伊森 的頭像
Mr.伊森

Mr.伊森│讓我傳染你幻聽

Mr.伊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JC in the box
  • 邂逅之後的第一次正式約會
    能明白你是怎麼珍藏這份記憶的 :)
  • 是阿,而且我又是個嗅覺的動物,
    反而視覺不及嗅覺這麼讓我在意,
    換句話說,
    對我而言,一副好身材或好臉蛋都不及對方身上擁有我所安心的味道

    Mr.伊森 於 2011/11/17 10:38 回覆

  • JC in the box
  • 我能感覺得出來你的特別 呵呵
    ㄟ ㄚ 要試聞一下嗎 科科 (羞)
  • 特別嗎?
    謝謝你,我反而都自嘲自己是怪胎。
    呵呵~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種自己的味道,
    那無關木浴乳、無關香水,
    而是一種屬於個人的原始的味道

    Mr.伊森 於 2011/11/17 15:51 回覆

  • ㄚ仲
  • 很棒的文筆
    讓我好享受..期待後續..
  • 謝謝你,坦白說,
    寫的人最高興的當然是有人願意看,
    甚至喜歡。

    尤其這段是我很重要的回憶。
    :)

    Mr.伊森 於 2011/11/17 15:51 回覆

  • 老錢
  • 老實講...
    在臉書剛看到你的留言的時候
    感覺你好像是一個講話比較直來直往的人
    可是現在漸漸認識到你的另一面了
    感覺是個性非常可愛的小男人喔^^
  • 錢哥真的嘴巴很甜呢 :)
    我其實慣用兩種個性在生活,
    一種比較藍、比較成熟
    一種比較紅、也較活潑
    那不是刻意地,而是像我兩個面一般,
    我需要文字的紓解
    也需要在生活中扮演一個平凡的該我年紀的角色

    Mr.伊森 於 2011/12/01 00:44 回覆

  • 老錢
  • 這樣算甜嗎...
    我本來還怕我說你直來直往
    你會生氣

    其實我本人也蠻雙重性格的
    我在公司面前跟在朋友面前完全兩個樣
    還有在網路上跟現實也是...
    好多人看到我本人那麼安靜都說我怎麼跟在部落格裡的文字感覺差那麼多
    (前一個這樣說的是我公司附近擔仔麵店的女店員...
    因為我寫了她們店裡的食記被看到)
  • 這麼說吧,最以前我才17.18歲的時候,
    當時我很喜歡閱讀和寫作,
    而我平常說話和行為也就像文字一樣,
    但常常被周圍的人覺得格格不入,
    後來,有好長一段時間我捨棄了寫這件事,
    變得讓自己融入一種像平常生活聊天打屁不正經的狀態,
    沒有不好,只是我會在很多莫名的時刻想起自己需要抒發的那一面,
    於是最後我就把它們切割開來,
    兩邊都能過的好。
    PS.錢哥問小黑就知道,現實生活中的我可是個諧星呢,哈

    Mr.伊森 於 2011/12/01 16:11 回覆

  • RJ
  • 好細膩的文字,從對話中描寫出的情感是那麼深刻
    好久沒看到會讓我起雞皮疙瘩的文章了...
    (RJ敲碗)我要看下一集!我要看下一集!
  • 是RJ呢~
    上上星期吧,我剛辦這個部落格的那兩天,
    就隨意看了幾個人的文章,
    當時也有看到RJ的澳洲旅行紀錄,
    我也很喜歡旅行,國內外都是,

    這段回憶是我這二十幾年來最深刻的一段,
    所以寫了五集都還寫不完,
    大概會有七篇吧,
    RJ看到的這篇是第二篇。
    而且很高興你們肯看它 :)

    Mr.伊森 於 2011/12/01 16:1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野草〃Shiva
  • 是說,
    「味道」也是我用來記憶每一個人的方法,
    總覺得它很獨特,也很有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