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956_252945294735592_235536229809832_973196_7868477_n.jpg   

下午整理電腦資料,無意間發現這篇約莫五年前寫給身邊一對女同志好友的文章,隨手撥了通電話過去,即使幾年沒見也毫不生澀,近日真愛聯盟的事件吵得沸沸揚揚,我想問:「如果愛的本質是好的、是美善的,那麼無論愛的是男是女又有那麼重要嗎?」

「你是不是又瘦了呀?」雅拎起我的手腕這麼說,沿手腕流竄而來依舊是那份特有的綿密柔軟地觸感,寧站在她身後,淺淺地對我招手微笑。

  「你呀!還是那麼愛喝咖啡,這樣怎麼胖的起來!」

  『唉喔,別數落我了!趕快點東西來喝吧,我都快喝完了。』

  「你唷!」邊從我手中接過目錄,雅用一副莫可奈何地表情望向我,寧在一旁看著,不時微微地發笑;一切就好像從前,好像從前的我們一樣,雅總有說不完的話、傾吐不盡的心情,我適時補充她的想法、開她的玩笑,而寧也總是沉靜地微笑傾聽。

  「吶!點好了,就交給你付賬囉!」雅將目錄遞到我面前,調皮地笑著。

  『阿勒,又欺負我!』一手接過目錄,嘴裡不忘對她咕噥著。

  「當然囉!誰要你是在場唯一的男士!呵呵。」她得意了起來。

  『好嘛好嘛!真凹不過妳耶。』我起身往櫃檯方向走去。

  「對嘛!這樣才是好男人的表現呀!」她不忘補上一句。

  我轉頭做了個鬼臉,微笑在她兩頰泛開,蘊出一對溫潤粉紅的扶桑。

  結了帳,轉身走向座位,經過落地玻璃窗前瞥見寧垂在椅子邊的手正牽著雅,雅將頭輕倚在寧的肩上;鄰近她們身後那桌男女不時窺看她們,狡詰的嘴臉發出訕笑的耳語。我試著不去揣想他們言談間的內容、不理會他們灼人的目光。

  「最近好嗎?」在我坐定之後,雅這麼問。

  『都差不多囉!忙作業和報告,還有一些關於專題和成果展的事情;除了放假會和同學去外縣市玩或去唱歌,其他時間都無聊的可以!』

  『妳呢?過得好不好?越來越漂亮一定過的不錯吧?』我笑著問。

  「我過得........不大好。」雅說著,仍帶著微笑,只是那對扶桑由粉紅愈漸轉為一抹幽幽的藍。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放下手中把玩的鑰匙,我望向她這麼問道。原以為得到的會是肯定的答覆,怎料是這樣預料之外地讓我錯愕。

  「爸爸發現了我和寧的關係,他很不能諒解,即使我跟他溝通了好幾次,他還是反對的,每一次我和他說到寧,他總是轉身就走,甚至要我自己想清楚,要我離開她!」雅說著,眼眶潤潤地泛起一絲湖泊。

  「前幾天.......。」寧看著我緩緩接著說。

  「她爸帶了一個人到她們家,心理醫師,他告訴她他將能治癒她,他說那也是他專業領域的強項,他有信心能幫助她復原........。」寧說著,深吸一口氣。

  「我不需要被治癒!我跟爸爸說我很健康,無論生理或心理都是,我不需要誰用專業的強項來幫助我!可爸爸聽不進去,他說病患總認為自己是健康的,說有一天我會明白他的苦心!我不需要,我不是個病人!我很好!」雅一面說著情緒自她頸項的起伏中湧洩出來,那對扶桑在她頰邊褪去,逐漸隱沒消失。

  我就這樣坐著不發一語,也許是不知道自己能說些什麼、抑或做些什麼去撫平眼前這樣波瀾起伏的一片湖水。望著眼前的她們,腦袋回盪著一字一句方才雅說出的話。我想起曾看過的一部電影『面子』:

劇中一對母女長居紐約華埠,受到傳統觀念的包夾,母親是一位中年寡婦,女兒是任職醫師的女同志,面對週遭和家庭的壓力,幾經波折逐漸勇於面對自己的故事。

  還記得那段令人撼動的對白,女兒對母親說:「媽,我愛妳!而且我是個同性戀。」母親則凝望著電視劇,淡淡的說:『怎麼可以一次說這兩件事,一面說你愛我,一面這樣傷我的心。』

 

  『我不是個壞母親,我的女兒不可能是同性戀!』

  「那麼,我可能不是妳的女兒。」

 

  「阿仁,也許有一天你見到我身邊有個男生陪伴的時候,那你就知道我已經向爸爸妥協了,也許我沒辦法得到真正想要的幸福,不過至少我努力過了!」啜著飲料,雅緩緩地吐出這句話。

  其實我始終覺得,在妳身上看不出絲毫和別人不同,在感情歷經的過程中,妳嘗試著愛與被愛,在付出和接受裡一次次檢驗自己;妳有顆纖細柔軟的心,那讓妳在面對情感的路上總保有對愛情的憧憬和一份天真。

  人說誕生在這世上的人都是不完整的,所以才尋覓著另外一半的自己,每個人總有專屬於自己的那半邊雛型,或高或矮、或胖或瘦,那半邊未必完美,卻能緊緊相繫;如同那些他和她們,妳也尋覓著屬於妳的那另外半邊,也許妳只是比其他女孩擁有一點點不同,妳尋覓的是「她」而非「他」,說到底,那又有什麼可能或應該被爭議的呢?

  『我們喜歡散步,你喜歡牽我的手,我們從來不黏膩的摟在一起,但只要有你,就算閉上眼睛我也不會遲疑;十年不是一日,這十年裡的點點滴滴,不再是美的手細嫩的手孔武有力的手可以代替,只願當我們都很老很老的時候你還能牽緊我,像回到第一次青春年少般不捨也不願放棄。』                          節錄自  伊能靜《生死遺言─牽手》

  自我們認識,眼看妳和寧就要邁入第九個年頭,如同那段我喜愛的文字一般,希望妳珍惜自己和這段得來不易的感情;只願當妳們很老很老的時候仍能這樣依偎著,不捨也不願放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r.伊森 的頭像
Mr.伊森

Mr.伊森│讓我傳染你幻聽

Mr.伊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