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885255.png  

  「我總以為分離對我們之間不會構成威脅。所以我雖離開已久,然而精神仍與你共處,沒有一刻歇息。」

  我緊擁著棉被,開始闔上眼倒數妳的歸期。我的夢境充斥著大大小小各種顏色的洞,然而都是空,而妳真的好像只化作一陣煙霧,緩緩飛散入無垠的黑暗中了。

  《洗 郝譽翔》

 

  車行過交流道,再不用多久就要抵達新竹了;那個我即將要去的地方。凝視車窗外,沿途從大片的海化作山景再轉成高樓帷幕,像通往一條愈往前就愈漸緊縮的隧道,沒有退路,也讓人窒息。

Mr.伊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